重审模式 做好规划 零部件行业需告别盲动式发展

2019-12-02 10:49:44 | 来源:admin

“11”假期后,新能源汽车技术展览会因某种原因被取消的消息在汽车业迅速传开。根据传闻,最初预计会有60多家参展商,后来发现其中30多家已经关闭。政府给出的理由是对新能源汽车的补贴已经减少,削弱了一些企业参加展览的意愿。

此外,还有一条非常具有爆炸性的消息。据媒体报道,四家汽车公司可能在今年年底前进入破产程序,预计这将涉及上下游汽车零部件供应商产业链中约500亿元的坏账。

不到3个月,2019年就要结束了。2018年,在新车销售出现28年来的首次负增长后,该行业的发展似乎没有改善的迹象。位于产业链上游的零部件行业自然会受到影响。除了国能电池和伊尹的股票一度遭遇困境之外,专门为整车提供无钥匙系统、遥控和可视倒车雷达的国威科技(Guowei Technology)也收到消息称,该公司拖欠供应商款项,甚至可能破产。当时,战战兢兢。

“如果今年整个汽车行业都面临“寒冬”,上游的零部件行业将会更加困难。”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汽车工程学会主席李俊在2019年中国汽车工程学会年会上自嘲地说,“把它描述为‘冻结’太过分了。”整个汽车行业都在挣扎,零部件行业也失去了生机。“这次市场低迷可能不是一个短期问题,但已经进入了一个以低增长率为特征的平稳时期,并将持续2-3年。”中国汽车工程协会名誉主席傅吴语说。

零部件行业面临的最紧迫的问题是如何度过“寒冬”并变得更加强大。在这个关键阶段,改变创新模式的问题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

有必要对创新模式进行深入研究。

长期以来,中国汽车工业有着相对清晰的追赶目标和指标,“摸着石头过河”已经成为许多零部件企业普遍且非常“安全”的发展模式。“今后,“摸着石头过河”的发展可能成为明天埋葬企业的不稳定因素。”李俊意味深长地说,“企业应该理清自己未来的发展道路。”

这种判断首先是基于宏观环境的变化。无论是经济增长方式的转变还是汽车“新四个现代化”的趋势,都建议零部件行业重新审视当前的环境。李俊强调:“百年不遇的变化”不是空谈。解决办法是坚持创新。但是,值得警告的是,最初的引进、消化、吸收和创新肯定行不通!”他说:“三股力量推动了汽车工业的发展。作为传统的机械工业,内能技术是最传统的部分,无论是机械还是机电耦合都属于这一领域。随着市场的发展,新能源动力、电机控制等非传统机械行业的技术也参与进来,使能源技术成为一股新的力量。未来,信息技术将迅速发展,汽车将成为载体,使能技术将成为未来的驱动力。”面对这种情况,备件行业需要对创新模式、规律和增长点进行深入研究。“如果发展路线不能全面系统地梳理,战略远见不能充分实现,创新的效果可能会降低。如果有颠覆和成就,成功的几率会更高。”他说。

“难度越大,创新就越受重视,因为它对行业有着深远的影响。”中国汽车自动变速器创新联盟秘书长李升旗表示,“面对困难,整个产业链应该形成合力,资源整合和协调发展是应对当前危机的重要举措。”

“备件企业的创新高度依赖人才。从目前的情况来看,零部件企业的高端人才大多回流海外,我们自己也没有培训过很多。”国家新能源汽车创新项目组组长王炳刚告诉记者,“从海外留学归来或在外资企业积累的人才可以在短期内帮助企业提高。但是,从整个系统的角度来看,我们仍然需要从根本上重视自己人才的培养,做好人才储备。只有这样,我们才能满足企业不断创新的需求。”“互联网汽车制造的新生力量已经忙碌了一段时间,这些企业背后往往有大量的社会资本。如果我们深入挖掘,兴奋背后有“孤独”——无论(自主驾驶)技术的感知、决策或实施水平如何,许多人仍然依赖外资一流的备件供应商。王炳刚感叹道,“社会资本关注汽车产业是有好处的,但是没有零部件核心技术的支持,汽车产业就无法摆脱‘装配’的属性。”他建议社会资本的重心应该从整车向上延伸,这样独立零部件企业也可以获得足够的资金支持,帮助它们从弱势走向强势,从而形成中国零部件的核心优势。

从精耕细作到开辟新战场

浙江亚太机电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亚太机电”)作为国内汽车制动系统的龙头企业,悄然开辟了下一个战场。“多年来,我们一直致力于芯片、毫米波雷达和相机的研发。”亚太机电有限公司董事长黄伟忠谦虚地表示,“目前,公司还引进了一些德国研究人员,并与日本企业在相机业务上进行合作。这些新技术将给汽车底盘带来颠覆性和革命性的变化。我们仍在研究和探索。”

既有开辟新战场的人,也有选择在现有领域集中工作的人。“很长一段时间以来,我们一直把产业链的完成作为我们的方向之一。目前,我们在橡胶领域拥有3700名R&D员工,产业链已经完全开放。”帆船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袁仲雪表示,“在过去的20年里,我们在研发方面投入了数千亿美元。新材料不断出现。产品的抗撕裂性和耐磨性大大提高,滚动阻力显著降低。”

“在这一轮市场低迷时期,如果(备件)企业能够拥有独立的研发能力,那么它们抵御攻击的能力将会强得多。”说到创新,丰丸奥特控股集团副总裁陈伟俊有一种特殊的感觉:“重视自主研发能力建设,使我们两个业务部门拥有世界上最好的研发能力、研发团队和设备,这也保证了公司的产品适应性非常强。”

精益思想使开源和降低成本

在提出研发创新模式的同时,李俊还提醒零部件企业要注重产品质量和品牌:“零部件企业不注重品牌和质量。一旦失去整车企业的信任,他们可能会面临灾难。”精益生产作为现场管理的一种重要方式,在质量控制中一直显示出其价值。然而,当行业面临压力时,精益有了新的内涵。“我们认为精益生产仍然有很大的发展空间,而效益应该来自精益生产。市场形势不好,我们需要在削减开支的选择上做更多的工作。”天津爱宝丽科技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汪鸿雁告诉记者,“就开源而言,精益思想也可以用来大惊小怪。例如,在产品研发和创新方面,精益原则可用于评估转型升级投资,精益方法可用于实现产品的协同创新。此外,考虑如何使用精益原则来指导生产升级。因此,精益实际上值得更多的探索。”

“无论行业形势如何变化,产品质量都不能放松。因此,我们密切关注技术,提高产品质量,并充分实施精益生产方法,以降低成本。”浙江万安科技有限公司助理总裁李师中说。

“十多年来,我们一直遵循精益生产方式,提高生产效率,减少浪费,确保公司的利润率。”吉林东工汽车电子有限公司总经理王小军也介绍了精益生产给企业带来的巨大效益。

大胆亮剑进入外资企业供应体系

如果把坚持创新和精益管理视为努力实践,国际化和进入合资企业和国外品牌供应体系是大胆而辉煌的。

“为了应对危机,我们的经验是扩大内部控制——内部控制成本和扩大市场。例如,我们大力开拓海外市场,进入国外品牌支持体系。目前,我们已经成功进入戴姆勒的全球商用车供应链。”浙江世宝有限公司副总裁石郭彪表示:“当然,在向外扩张方面,我们也与不同子行业的同事携手合作。”

“国际市场占我们销售额的很大一部分。美国占海外市场的60%以上。虽然该行业的整体发展并不好,但我们相信,国际市场绝不能失去。”中原内部分销集团有限公司集团办公室主任李戈文告诉记者,“我们通过与客户的深入合作,利用技术手段降低关税的影响。同时,通过模块化引入新产品,创造新的市场领域。当然,我们也将目光投向美国以外的地方,聚焦欧洲、非洲和东南亚。”

“零部件行业的传统业务增长模式主要由业务关系驱动。我们认为它将会结束。当前的工业环境导致产业链整体利润空间被挤压。现在,外资企业已经下定决心开发新能源汽车,同时也开始剥离一些传统的汽车业务,给独立企业带来了两方面的压力和挑战。”宁波圣龙汽车动力系统有限公司技术中心主任周培良表示,“我们于2009年在美国设立了分公司,该分公司已经从相对被动转变为相对主动。”

“创新应该是企业的准则。企业应该有战略眼光,避免盲目行动。与此同时,我们必须全面应对市场变化。”李俊认为,“零部件企业不应该局限于独立企业的小圈子,而应该敢于挑战合资企业与外国品牌的匹配体系。”

(责任编辑:陈越)

江苏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快3娱乐 贵州快三 澳门百家乐

上一篇:如果自己当初不是利欲熏心,生活会过得很好
下一篇:切实解决“两不愁三保障”湖北构建稳定脱贫长效机制

Copyright 2018-2019 wrxqh.com 炉烟新闻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