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美俊教授:读书三惑

2019-11-19 10:10:01 | 来源:admin

阅读中的三大困惑

温/范美君(成都)

谜题1:去学校读书吗?

我出生在四川南部的丘陵农村,从小就被提醒:“好好读书。”你看,叔叔的两个堂兄弟都上过大学!我家乡有句谚语:“不读书,你只能修土(农田)。“为此,我做了一个黑暗的决定:读书!读了一些书后,我发现这句话也有一个传统。在学者、农民、工商业社会的排名中,读书的学者的地位高于不多读书的农民。因此,“一切都是劣等的,只有读书才是高尚的”。

直到后来,我才意识到这种“阅读”并不是指饶有兴趣地阅读哪本书,而是指考试。更确切地说,目的是通过各种考试,最终目的是将考试中获得的证书换成工作和职位。如果你“读”了很多证书,但仍然得不到好的结果,你可能会生气:“做一个学者是没有用的!”或者“知识改变命运”嘲笑自己,意思是不去阅读,这本来是可以发送的。据我所知,一些上学但不一定要学习的高雅利己主义者可以整夜坐在图书馆里为研究生入学考试而学习,而忽略他们身边现成的专业报纸和期刊。当然,我甚至鄙视机场书店里显眼的鸡汤和激励书籍。所谓的“成功理论”是成功的人把鸡肉吃进肚子里,把钱装进口袋里,然后对每个人说,“我的成功可以被复制!”在我看来,阅读不仅可以追求成功,还可以质疑成功。

疑问2:这本书有保质期吗

食物有保质期,物品可以超越时间和空间成为“不朽的事件”?我不这么认为。我小时候买的第一本书实际上不是一本书,而是一本7美分的漫画书《柜台上的士兵》。这本书出版于1976年,讲述了上海百货公司职员李项容的先进故事,他牢记线与线之间的斗争,同时成为一名服务员和宣传员。当他发现购买衣料做裙子的顾客对“让裙子变得更短更酷”的审美观点不正确时,他积极拜访并深入挖掘旧社会的裁缝阶级敌人。今天,大多数人喜欢像郭美美这样的名牌,但恐怕不会再有反击战了。他们经常礼貌地问:“现金还是信用卡?”

那时仍然有许多这样的故事。所有前线都有警惕的“士兵”。在一个依靠选票购买布料的时代,不一定拥有资产的人也应该因为他们不正确的无产阶级美学而受到警告和批评。多读一点文学理论就会发现,这是一种紧跟“政治第一、主题第一”、“三个结合、三个亮点”的创作手法。作品的宣传是显而易见的,但也对文学艺术有害,克罗齐(Croce)认为“所有的历史都是当代历史”。从今天的角度看《金光大道》等文学作品的价值,我们有理由认为它是《光复路》。除了文艺创作之外,当时的研究也喜欢顺应潮流。许多作品只是穿越了现实主义、非现实主义甚至阶级斗争的红线。现在重读李渔、朱光潜等人的一些作品,我觉得保质期已经过去了。

困惑3:擦洗算阅读吗

这些天心情不太平静,哀叹失去了两个年轻的生命,魏泽西和雷阳,许多人可能会感到受伤。这些信息不是从口对口传下来的,也不是从广播电视、书籍和报纸传下来的,而是从一个新的媒体移动终端——手机传下来的。微信等软件不仅速度快,而且可以被表扬、评论和转发。几千英里外的东西就在眼前。地球真的变成了一个小村庄。

人们今天不学习是不对的。今天的阅读在一定程度上变成了阅读屏幕。你可以用指尖看到很多信息。信息太多,视觉就更重要了。毫无疑问,电子书也是一种趋势。300或500本书可以填满书架,而稍大一点的硬盘可以容纳数万本书,而不会增加任何重量。

在过去,新华书店经常悬挂“知识就是力量”这样的词语框架。我可能不赞成他们,但我确实喜欢阅读,也喜欢买书。我试图购买专业书籍,以及与专业无关的文学、历史和哲学。仅中国艺术史我就有近30个版本,从薄薄的《唐宋绘画史》到12卷本的《中国艺术史》。

阅读让人们更有知识和困惑,但也是一次愉快的精神旅行。直到现在,我还记得年轻时读《水浒传》的情景。我读到的版本的标题页上仍然印着黑体字“水浒传是投降的好事”。那时,我读得很少,只关心这个故事,却听不懂这么深刻的话。坐在床边的一个大木柜旁边,正午的阳光从瓦缝里钻出来,几条笔直的白线射进房间的一角。当我看到林冲被奸诈的马屁精陷害时,我的心很紧。但是看到周统欺骗男人和暴君女人,被鲁申智殴打,是一种解脱。偶尔,几粒灰尘飘过灯光,房间突然变得五彩缤纷...

作者:范美君

范美君,男,四川隆昌人,九三学社成员。现为四川大学金城学院教授,四川省第十批学术技术带头人候选人(四川省人民社会研究所[2013年第33号),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2013年,统一编号13884),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2011年,会员证号11437),四川书法学会会员(2003年),四川美术家协会会员(2002年),中国美术学院访问学者(导师:邓)自2012年以来,他一直是《中国书画报》的特邀嘉宾主持人。

1993年至1997年,他在西南师范大学艺术学院学习中国画,并获得学士学位。2002年至2005年,他在四川大学艺术学院学习艺术史和理论,并获得硕士学位。他于1997年开始在高等院校任教,2003年通过学校评估晋升为讲师,2007年通过省级评估晋升为副教授,2013年通过省级评估晋升为教授。

他的作品曾多次入选省市书画展览或获奖。他的论文被国内许多重要学术会议选中或获奖。他在全国人大(NPC)上发表了300多篇学术论文和艺术评论,影印了《造型艺术》、《文化中国》、《书法研究》、《艺术观察》、《书法》、《中国书法》、《中国画家》和《装饰》。他还出版了教材和专著,如《新媒体艺术》、《中国艺术辩论》和《遗作集》。他主要从事基础美术和艺术理论教学,以及书画创作研究和艺术批评。

广西十一选五 中彩网 广东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上一篇:找回状态?库尔图瓦7个月来首次在皇马零封对手
下一篇:欧普照明股份有限公司关于使用部分闲置自有资金进行现金管理的进

Copyright 2018-2019 wrxqh.com 炉烟新闻 Inc. All Rights Reserved.